全文搜索 
本站由一零一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殡葬史

《中国殡葬史》提供众多可信而出人意料的历史知识

来源:   时间:

核心提示:通过墓葬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可以为历史学家提供历史研究的钥匙。正因于此,八卷本的《中国殡葬史》,是理解中华文明的重要门径。

《中国殡葬史》

我的老家湖北云梦睡虎地的秦代墓葬中曾出土秦简。这些竹简写于战国晚期及秦始皇时期,反映了篆书向隶书转变阶段的情况,其内容主要是秦朝时的法律制度、行政文书、医学著作以及关于吉凶时日的占书,为研究中国书法、秦帝国的政治、法律、经济、文化、医学等方面的发展历史提供了详实的资料,有力推动了学术研究。此外,在此前供职的媒体,我曾经采访过一批考古学家,他们大都发掘的是古代墓葬。从中我知道,通过墓葬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可以为历史学家提供历史研究的钥匙。正因于此,八卷本的《中国殡葬史》,是理解中华文明的重要门径。

社科院考古所前所长、荣誉学部委员刘庆柱认为,中华民族先民的历史绝不只是“五千年”,中国大地之上的人类历史同样已经有两百多万年。以往所说的“中国五千年文明史”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在“五千年文明史”中还有一千多年的“传说时代”历史。就是按照“五千年文明史”而言,充其量也不过是人类全部历史(包括中国历史)的0.25%,而没有文字记载的史前史却占了人类历史(包括中国历史)的99.75%,对于后者而言,其历史探索只能通过考古学完成。考古学对近两百多万年的华夏与中华民族先民遗存做的田野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正在一步一步地寻找、获取“复原”人类历史的物质文化资料,在这些考古资料中,绝大多数是先民墓葬资料。

进入新石器时代以后,先民的“遗址”资料数量与内容均有所增加,但是墓葬资料仍然占较大比重。由此可以看出,史前时代历史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先民的各种各样墓葬资料考古发现与研究去完成的。而这些史前时代的墓葬作为殡葬史的组成部分,大大丰富、扩充了我们的历史时空,使华夏、中华民族历史更为完整。科学家正是通过史前时代的墓葬资料,使我们知道了人类如何从群婚到对偶婚,又如何发展到氏族、家庭、家族,人类如何从“蒙昧”走向“野蛮”,从“野蛮”走向“文明”。

中华民族及其先民把“生老病死”视为人生历史的“全过程”, “死”比“生”更为人们及社会所重视,因为“死”是人生的终结,“生”则仅仅是人生的起点。人类的“生”与“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生时空,在华夏与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中却被赋予“意义”相近而“形式”相反的两个“世界”,即“阳间”与“阴间”的“二元世界”。所谓“阳间世界”就是人们现实生活着的世界,“阴间世界”则是人去世后的虚拟“世界”,“阴间世界”是人类在“阳间世界”去世之后“灵魂”之“生存”空间。人们生前在“阳间世界”的一切,死后延续到了“阴间世界”,因此“事死如生”成为中国古代殡葬文化中一个极为突出的特点。国王、皇帝生前在都城、宫城、大朝正殿统治着国家,死后其陵墓也要仿照其生前的宫室等进行建设与开展祭祀活动,这也就是古代文献《吕氏春秋》所说的“陵墓若都邑”。

而《中国殡葬史》提供了众多可信而出人意料的历史知识。以第一卷“史前·先秦”为例,在殡葬观念上,中国殡葬思想的源头表现在四个方面:1.灵魂不灭。2.聚族而葬,体现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维系社会组织关系。3.孝道以及以等级关系形成的礼制。4.共同生活劳作产生的亲情观念,与血缘关系融合在一起。在殡葬实践中,这几个方面相互影响。而先秦时代殡葬文化的基本面貌和普遍特征则包括:1.确立以土葬为主的规则。2.使用随葬品的葬俗。3.对遗体的保护措施。而史前、先秦殡葬观念对后世的影响,则极其深远。

在新石器时代早期,各地因文化不同,葬俗也有不同,但同一墓地各墓之间基本无明显不同,这说明人与人之间关系平等和共同的信仰。到新石器时代后期,殡葬有大墓与小墓,富墓与穷墓的差别,并体现男性占优,女性从属的特征。葬品既体现了权力和地位的区别,富贵与贫穷的差异,也体现了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统治者建造的墓室庞大,不仅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其随葬品是经验丰富的工匠精心制作,甚至处死其他人为陪葬。使用人牲殉葬和祭祀始于新石器时代,夏商周愈演愈烈,使用人牲数量剧增。到东周时,这种现象在高级墓葬中仍然很普遍。有鉴于此,墨子主张薄葬节丧,但受到儒家批判,如孟子、荀子等等。道家的庄子主张不葬,他认为死者被露天与埋于地下,都面临尸体被禽兽食掉或蚁虫啮食,最终结果都一样。但是,他的观点过于惊世骇俗,难为民众接受,所以后世很少有仿效者。而先秦儒家虽主张厚葬,以礼送死,事从忠厚,士庶有别,上层厚葬;大象其生,以送其死。作者认为,厚葬并非源于儒家,而是整个社会、经济、政治、文化与风俗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历史产物。此外,先秦儒家虽主张厚葬,但也要量力而行,绝非倾家荡产地厚葬。而大力主张厚葬的,可能始于孟子、荀子等人。

事实上,我农村老家的人们对于厚葬并非一概认同。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应该贵生不贵死。用他们的话说,生前对父母不孝敬,丧事办得再热闹只是做给活人看的,有什么用?近些年来,一些家庭有长辈去世,后辈习惯请来乐队演出,连续两三天奏哀乐的同时也演唱流行歌曲,这些行为,既是陋规,也是扰民。在我看来,对于中国的殡葬文化,也必须“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打印
【相关报道】

版权所有、主办:一零一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十区33号楼
邮编:100070 电话:(010)63706758-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