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一零一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河南平坟/江西抢棺材:殡葬改革,生者应对逝者温情以待

来源:   时间:

      在这场“破千年旧俗、树一代新风的社会改革”的旗号中变得面目全非。

      风俗,对人类来讲,是天下之大事也。

      中国有句话:死者为大。中国的殡葬文化已经存活延续了几千年,已经成为传统。把“死人”的遗憾当“垃圾”一样处理,把人死后最后的居所——棺材砸碎。实在是有悖于中国五千年的伦理道德。

      但恰恰这样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捡影响巨大的两件事说:

      一是,2012年,在河南周口市一场声势浩大的平坟复耕和殡葬改革运动中,有300多万个坟头先后被“碾平”。

      二是,时隔六年,江西在“强推”殡葬改革中的惊人之举引起舆论哗然。

      在6月份的媒体报道中,有称,在江西弋阳,当地官员强行下令将已下葬的老人从棺材里撬出来,将尸体火化。并提出表扬,称成功处置一起违规土葬,“整个处置过程进展顺利,家属情绪平稳”。

      7月29日,一篇微信文章《各地都在抢人,江西“抢棺材”》开始广泛传播,愤怒的情绪在朋友圈发酵。

      7月30日,人民网一篇题为《一刀切不是好办法》的评论文章引发大量关注,文章披露江西 “省内多地发生‘抢棺材’事件”。

      关于“抢棺材”的细节,有媒体如是描述:执法队进村入户,强行将村民的棺材抬走,成百上千副棺木,密密麻麻地在空地上堆积如山,挖掘机一锤一锤捣毁,一口口的棺材瞬间化为碎木。

      纵观江西抢棺砸棺和2012年河南平坟事件背后,“一刀切”和打着改革的幌子进行“野蛮”式的新“打砸抢”是激起民愤的重要根源。

      回顾一下六年前的河南周口平坟运动:

      2012年11月16日,中国政府网公布国务院第628号令,对《殡葬管理条例》第二十条进行修改,原规定“将应当火化的遗体土葬,或者在公墓和农村的公益性墓地以外的其他地方埋葬遗体、建造坟墓的,由民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可以强制执行”,其中的“拒不改正的, 可以强制执行”被删除。

      引发上述令更改的原因是,此前:

      3月,河南周口市委、市政府发布“1号文件”《关于进一步推进殡葬改革的实施意见》,要求用三年时间完成农村公益性公墓全覆盖;火化率100%;不再出现新坟头,逐步取消旧坟头。

      5月15日,有关主要领导就周口的殡葬改革工作作出批示:“此事已无退路,是一场革命,攻坚战。”

      10月9日,周口市再次召开全市殡葬改革暨平坟复耕推进会,宣布全市已平(迁)坟头40多万座,恢复耕地近5000亩。

      “周口速度”很快再次得到河南省高层认可。

      11月6日,河南省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推进会在周口召开。周口市得到300万元奖金。同时,省里以此号召各地向周口学习。

      周口市政府网站随即刊文道:“对还没有平、迁的坟头,坚决平、迁到位,不留死角”、“要一战到底”。

      平坟的目的是“复耕”,那么这场风暴过后,周口市能够恢复多少耕地呢?周口官方的说法是“近3万亩”。

      但是民间对于这一数据有颇多质疑。学者慕多生进行过一个计算:“以周口市为例,该市原有坟头约340万座,现已平迁300万座。其中,耕地中的坟头至多150万座,按每座2平方米计算,才复耕地300万平方米,约合0.45万亩。”

      “所谓‘平坟200万座,复耕土地3万亩’,这纯粹是夸功邀赏的漂亮话。”慕多生认为,即使这些坟墓都在耕地之中,按其数字倒推,每个坟头占地面积也高达10平方米,严重违背事实。

      与“复耕”面积相对应的另一个数据是,据慕多生统计,为推行平坟复耕,周口市级财政目前已投入5000多万元,下辖商水县级财政已投入3000多万元,全市财政投入总计至少3亿元。

      “区区0.45万亩土地,以每亩年产粮食1吨、收入1000元(刨除成本)计算,每年总收入不过450万元,需要风调雨顺生产70年才能换回‘平坟’投入成本。”慕多生说。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涌认为,周口推行平坟复耕“醉翁之意不在墓,而在地”。

      回到江西抢棺材这个事件上。

      有图有真相的自媒体时代,是好是坏,瞬间“朝闻天下”。

      有一段来自江西吉安的视频显示:有死去的老人,还未来得及安葬,家属亲人在哭丧时,几个身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强行闯入,打开棺材盖,将尸体拖出来抬走,留下一旁穿麻戴孝的亲人们哭天抢地,已入殓的棺材同样要销毁。

      江西这场突如其来的抢棺砸棺运动,让农村老人们措手不及。他们想不通的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为何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把棺材砸碎,只是为了推行一个所谓的“绿色殡改”。

      为了推行这项改革,江西省在去年就已做好两手准备,一是动员地方政府,二是成立集团化运作、金融支持。

      2017年11月6日,江西大成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江西省建材集团、江西省军工控股集团共同出资组建了江西省殡葬投资集团,注册资本2亿元人民币,集团与四大国资银行、江西银行、赣州银行、中信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授信总额120亿元。

      报道称,2018年, 江西省殡葬投资集团在省民政厅的指导下,推进殡葬服务标准化的建设,打造中国殡葬改革和殡事业发展的江西样板。

      以江西地方地县市贴的通告来看:要在2018年9月1日零点起实施殡葬改革“零点行动”,要求不管身份,不管地区,丧葬100%火葬,并且在8月31日前村民主动上交家中棺木,主动有奖,逾期要罚。

      吉安县的一份公告显示:全县遗体一律实行火化,实现火化率100%,火化后的骨灰一律安葬在本辖区公益性墓地(骨灰堂)内,公益性墓地建成前,骨灰免费寄存在县殡仪馆。

      报载:一些村民迫于各种压力主动将棺材上缴。很多老人眼睁睁看着陪着自己多年的棺材要成为一堆废木,忧愁愤怒无处诉说,有的老人默默流下眼泪,更多的老人则是大声痛哭。还有老人看着棺材被拖走,他们跳进棺材,要与棺材一起“走”,任人劝说,怎么都不肯爬起来,最后执法队强行把老人拖出来。

      一些江西人曝光的照片显示,各村的棺材摆在村口等着集中销毁,场景甚是壮观。

      江西这种急速推进的殡葬改革,让老表们感到揪心,成为地方官民的一大矛盾来源。村民的主要疑问是:

      1、补偿不合理,一幅棺材的成本可能要几千元,而江西对收棺的补贴是2000元,有的地区则更低。

      2,棺木是私人财产,强制收缴,或低价补偿是违法的;

      3,如果实行火化,对农民又是一笔不菲的费用,运费要钱,火化要钱,公墓要钱,而如果是土葬,则几个人抬到村子后山,根本不用花什么费用;

      4,老人们无法接受火葬的抗拒心理还在于其特殊的地理地貌,江西是以丘陵山地为主,埋葬先人都是上山,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祖坟山。

      反思:殡葬改革,应以人性和现实结合

      从环保和节约土地,乃至改变殡葬方式、移风易俗为出发点,进行殡葬改革无可厚非。但要考虑到:殡葬改革攸关人性人心,不可能以一蹴而就的捷径把几千年的传统“一刀斩断”。要知道,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本该是一场漫长的观念革命。

      挑战千年的传统伦理。在许多地区,老人的乡土观念浓厚,有些地方的老人在健在时就已经准备好了棺材。官方仅靠两三个月时间通过学校、微信、广播、宣传单宣传后就一厢情愿进行葬改,老人们难以接受是能够理解的。要知道,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习俗里,挖祖坟是大逆不道、断子绝孙的事情。移风易俗要因事儿行,因地而宜才行。千年风俗早已根深蒂固,没有水到渠成的前期工作,一声令下就抢了人家的棺材砸了人家的棺材,如此野蛮土匪都干不出来!

      几千年的风俗不用时间和耐心去改变百姓的观念,政策新出应给民众以基本的调整与适应期。当政者们为了火化率100%的保证只能寒了民心。

      挑战依法治国的法律底线。棺材是老百姓的合法财产,我国的法律也没有规定家藏棺材犯法,但一些执法队员却无基本的法律授权和程序约束,不问青红皂白,野蛮到只要看到棺材就抢,就砸的地步——这种冷血和霸道、目中无人、无法无天的粗野和嚣张,让老人们无法接受。有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抢棺队到来前悲愤自杀,以盼自己能入土为安足以证明。

     这 样的事情,发生在今天实属不该。事实上这类强推殡改自杀事件并不是没有先例,在邻近的安徽安庆,当地曾实施殡葬改革,要求从全市城乡居民死亡后按规定火化,据新京报报道,共有6位老人自杀身亡。

      挑战中央政策权威。基于群众情感基础和心理接受能力,还有改革的规律。《殡葬管理条例》规定殡葬管理的方针是:积极地、有步骤地实行火葬。也就是说,要把握殡葬改革的进度和尺度,分阶段、分层次地推进。

      如今,一些地方官员把抢棺材、推丧葬改革当成一项政治任务,甚至是一项政绩来做。极度僵化的地方做法伤透了民心,也背离了殡葬改革的初衷,更与法治思维背道而驰。

      所有的改革,都不可能寄希望于急风暴雨般的权力强制从而一夜间实现。



打印
【相关报道】

版权所有、主办:一零一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十区33号楼
邮编:100070 电话:(010)63706758-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