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一零一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殡葬

【改革开放40年】观念开放 殡葬习俗走向文明

来源:   时间:

(图片由民政部门提供)

生老病死,人之常事,这是谁也绕不开的话题,而作为人在世界上经历的“最后一站”,殡葬绝对是每户家庭都要认真对待的大事。家中长辈去世,后人如何体面地操办“白事”,千百年来也一直和孝道联系在一块儿,加上数千年的文化积淀,“入土为安”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

然而与“入土为安”相应的,是“青山白化”的日益严重,不管是农村还是城市,只要有山林,总有一处处坟墓栖于草木掩映之下,等到一年一度的清明节,才会迎来在世亲友的祭奠。

在改革开放以前甚至刚刚过去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丧事大操大办的风气依然存在,并且被社会认可。而在几年前,温岭一名企业家租用学校场地举办母亲豪华葬礼的新闻,却引来许多负面评论。前后的反差,说明文明殡葬的风气正逐步形成。

除了市民思想观念的逐渐转变,政府部门的大力推动,更是促进文明殡葬发展的重要因素。记者在市民政局殡葬执法大队了解到,从1998年台州市区全面推行遗体火化以来,各地民政部门都出台政策,对丧葬礼俗进行专项整治,除了治理“青山白化”现象,对丧葬漫游、丧事扰民、电子花圈等丧葬习俗作出细致规定。

在传统丧葬习俗逐渐向文明进化的过程中,如树葬、花葬、草坪葬等不占地或少占地的生态殡葬方式,也慢慢被市民所接受。对此,政府部门也对采取生态殡葬的市民给予相应奖励,而在温岭、临海等地,更是推出生态斌葬“生前享有”机制,与当地政府签订生态殡葬奖励协议的市民,在生前即可享受政府发放的奖励。在2017年,全市已奖励海葬、树葬(花葬、草坪葬)等生态殡葬48例,签订生态殡葬奖励协议24例。

样本

一辈子与大海结缘,最终归于大海

在温岭松门镇老镇政府附近,记者上门造访戴裕银夫妇,一间落地式五层楼,房屋虽旧,但拾掇得齐整干净。

戴裕银今年74,老伴谢夏莲比他小3岁,与一对古稀老人聊“殡葬”,记者原本不觉得这是个轻松的话题,然而戴裕银却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份协议,主动说起他们的经历。

在这份签于今年3月份的生态殡葬协议上,戴裕银夫妇决定百年之后不修墓地、不占青山,让骨灰撒向大海;政府部门则对此给予相应的奖励——这意味着自戴裕银夫妇开始,家族中代代相传的“入土为安”的旧观念,不再成为后代人须固守的传统信条。更难能可贵的是,在签署生态殡葬协议的同时,戴裕银夫妇还一起签署了眼角膜捐献协议。

决定实行海葬,戴裕银夫妇绝非心血来潮。“早在多年前,我到天津出差,就见闻过海葬的先例。”戴裕银说,“当时我就想过,虽然天津是个港口城市,人口密度比我们这儿更大,但社会发展下去,我们台州的人口终究会越来越密集,试想如果人人建坟修墓,难道将一眼望去都是坟包的青山留给子孙后代吗?”

对于大海,戴裕银另有一份亲切感。从六七十年代开始,戴裕银就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插队到农村,在渔船机舱开轮机,与大海结下不解之缘。到了80年代,戴裕银到水产公司上班,工作仍然离不开海洋。

谢夏莲回忆,虽然生活在海边靠海吃海,但在三四十年前,传统观念在绝大多数人心目中依然是牢不可破的。“那会儿老人去世,将逝者热闹体面地送走,是子女在他人心目中尽孝的一个主要标准。”谢夏莲说,“不说置办棺椁、选择坟地,就是和尚道士、锣鼓唢呐、花圈鞭炮等细节,都非常讲究,但是这种旧时的繁文缛节,却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淡化。”

戴裕银夫妇俩,老头子爱上网看看新闻,在家练练书法,麻将烟酒都不沾,老伴谢夏莲喜欢打打太极拳,每年都要外出旅游,大连、青岛、庐山……全国各地跑,这也让夫妇俩的眼界更加宽阔。

对于海葬,尽管戴裕银夫妇双方内心都已认同,但他们并不否认,社会对绿色殡葬的接受程度,特别是亲戚朋友的看法,是影响他们最终做出选择的重要因素。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些年来我也看到过许多选择生态殡葬的新闻,政府出台了许多优惠政策,去支持和鼓励市民选择生态殡葬。”戴裕银说,“就说我们自己家庭吧,3个女儿都对我们的做法表示支持与理解,这也让我们在心理上迈过了最后一道坎儿。”

一生与大海结缘,百年之后回到大海的怀抱,戴裕银觉得这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全世界的海洋都是共通的,将来子孙后代祭拜,也不必非到温岭不可,到海边献上几束花,也能表达对逝者的缅怀。”戴裕银说。此外,他还对现在的海葬方式提出一些小建议,比如在海葬纪念碑上留下方寸之地,印一张逝者的照片,以供后人缅怀。

在采访的最后,戴裕银还给记者拿出一张便笺,上头写着他依照南宋诗人陆游的一首七言绝句《示儿》,“死去原是万事空,但悲不见观念同;花海树葬普及日,碑前勿忘告逝翁。”戴裕银认为,生态殡葬目前虽然还是小众选择,但随着社会进步,政府的推动和人们思想观念的开放,海葬、树葬等绿色殡葬,迟早会像遗体火化代替土葬一样,成为今后殡葬的主流。

记者手记

“改革开放”四字,早已经过实践的检验且被社会认同,然而观念的开放、传统思想的开放,显然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

记者童年时,恰好是改革开放初期,儿时所经历过关于参加老人葬礼的记忆片段仍留在脑中:停在家中的棺材、昏暗的香烛、长长的送行队伍、鼓乐鞭炮,还有那些按照既定规格去执行的“哭灵”、“守灵”等一套祭奠礼仪,成了一片模糊灰白的记忆。

随着时代变迁,告别亲人的仪式和方法逐渐改变,殡仪馆遗体告别仪式上凄婉的哀乐取代了灵堂上的香烟缭绕,公墓里一方墓碑代替了山头的坟包……但祭奠方式的简化,并不能冲淡人们对逝者的追忆和缅怀。

在采访时,不管是主管的民政部门工作人员,还是签署生态殡葬协议的老人,他们都明确意识到这一点:即便在目前看来算作主流的公墓殡葬,长远看来也必不会长久——越来越多的新修公墓占用土地,终会迎来土地资源告罄的一天。因此花葬、海葬、树葬等生态殡葬,必然会逐渐取代目前的公墓殡葬而成为“常规殡葬”。

在未来,人们该用怎样的方式来祭奠逝去的亲人呢?上文样本中戴裕银老人半开玩笑的一番建议,或许值得思考:亲人在世时多些关爱和陪伴,可以记录一些影像或视频,在亲人离世后,将这些资料整理成电子文档甚至剪辑成一部微电影,待清明时节翻来观看,这或许是对亲人最直接的祭奠。

编年史

1998年12月1日,台州市区出台政策,全面推行遗体火化。

2012年,台州出台惠民殡葬政策,对在台州市区死亡,并在市殡仪馆办理火化事宜、同时未出现违反相关规定办丧的市民,免除殡葬基本服务项目费用。

2016年5月,黄岩的九峰山和方山下骨灰树葬墓区建成,同年8月14日,首位逝者在九峰山墓区下葬,骨灰盒埋入树下,只在墓地指定的石碑上镌刻姓名作为纪念。。

2018年1月1日,台州在全国首创生态安葬“生前享有”激励机制,将原有的奖补资金提前发放到承诺逝后进行生态安葬的个人手中,变“逝后奖补”为“生前享有”。



打印
【相关报道】

神秘殡葬习俗:活人与死人同住2014-07-14
版权所有、主办:一零一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十区33号楼
邮编:100070 电话:(010)63706758-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