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一零一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建筑

一位深圳90后殡葬师的内心独白:那一刻,我知道他需要我

来源:   时间:

清明节

是扫墓祭祀、缅怀祖先的传统节日

殡葬师这个职业

就成为了守护生命终点的人

过去一年,共有16488具遗体在深圳市殡仪馆完成火化。数字背后是百余位殡葬干部职工合力完成的生命摆渡,其中更有95位殡葬师送逝者走完最后一程。

由于专业和职业的固定性,这个行业的流动率非常小。他们的年龄主要集中在60后和70后,90后只有7名。他们的大学专业均为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冷门、好就业,成为了这些90后殡葬师,选择专业的理由。

清明节前夕

南都记者走近3名不同岗位的90后

走入他们的工作和生活

小李(化名):

悉心修复容颜,让逝者安详离开

小李,曾为入殓师,现为防腐师

在市殡仪馆的防腐岗

小李,28岁,湖南省常德市人。毕业于长沙市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他从长沙去到上海、广西和湖北等地殡仪馆工作。2015年,他来到深圳市殡仪馆,担任入殓师,为遗体化妆整容。在入殓师岗位任职3年后,小李被调往防腐部。

小李(化名)正在登录系统进行遗体辨认

“第一次感觉是很害怕的,接触了之后就会去洗手,始终感觉要不停地洗手,会觉得不太卫生。”

——小李回忆6年前首次踏入这个行业的心情

说起自己走进这行的经历

小李是最能侃侃而谈的

第一次实习心里发怵

自大一开始,殡葬管理专业的学生们就可以前往相关单位实习。而小李首次接触遗体,就是在大一实习的时候。

小李回忆,第一次接运的遗体是一位老年人。“第一次感觉是很害怕的,接触了之后就会去洗手,始终感觉要不停地洗手,会觉得不太卫生。”

随着实践次数增多,小李接触遗体的恐惧心理早已消散,但随之而来的是情绪影响。

在殡仪馆这个丧葬场所,家属的情绪无一不是悲伤的。小李坦言,在实习的头两年,很难不受家属情绪感染。“这种哀怨的氛围也会让我们觉得很悲伤,但是到后来就慢慢淡化了,不会那么在意这些因素。”

帮逝者恢复安详容貌

所谓入殓师,指的是为遗体化妆整容。靠近化妆间的地方是浓郁的消毒水味,走进去会看到3个不锈钢的化妆台,这里是小李工作了3年的地方。“如果是普通化妆的话会很快,一个人只需要10分钟就能完成。”

选用油彩调出一款接近肤色的底色后,小李就开始对遗体的脸部进行涂抹,总体会呈现出一个比较安详的样子。大多数遗体都只会涂抹粉底和腮红,对于年轻女性的遗体则会搭配眼影和睫毛,男性长者偶尔会需要搭配胡须。

回忆起入殓师的经历,小李直言,最难的并非特殊妆容,而是整容。

在发生一些意外事故后,入殓师需要通过特殊方式来帮助遗体恢复原貌。一些逝者在生前发生了比较严重的交通事故后,遗体会出现局部严重创伤的情况。由于面部是需要被瞻仰的,入殓师需要把各种组织,分类清洗之后再拼接起来。

完成一个逝者的整容,常常需要近5小时,经由三四名入殓师协同完成。缝合和拼接大多时候需要打孔,于入殓师而言也是颇为繁琐的工作。针对不同部位,入殓师会采取不同的缝合手法。

热爱这份工作,想一直做下去

一年前,小李从化妆岗调到了防腐岗

在整个殡葬流程中

防腐部属于第二个环节

遗体经由运输部送至殡仪馆后,小李和同事们就要将遗体交接过来,放在集中处置的冷藏区域。除了物理防腐外,一些家属会提出运输遗体的需要,这时候就需要小李对遗体进行化学防腐。每天入库40余具遗体,是小李目前的工作量。

在殡葬师这个行业待了6年

下班前洗澡是所有殡葬师的习惯

虽然戴着手套工作,在外人看来小李的工作内容依然是直接接触遗体,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送最后一程的摆渡人。

当问及是否还会继续在这个岗位上时,小李咧着嘴表示,自己热爱现在的工作,想要为这个行业奉献自己的青春。但当记者追问原因时,小李顿了一下,音调沉了下来。

“我们单位99%都是一直做到老的,对我而言这是一份工作,自己也已经做得比较熟练了,就算社会不理解我也还是会继续做下去吧。”

李莉(化名)

帮逝者完成海葬心愿“感觉特别好”

李莉(化名)曾负责骨灰寄存

现办理火化手续

28岁,重庆市人。毕业于重庆市城市管理职业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毕业后在当地的殡仪服务单位工作,担任遗像处理、讣告类文职工作。2013年,因家人认为工作名声不太好,李莉改行。

一年后,她又重新回到了殡葬行业,负责骨灰寄存。半年前,李莉调到了业务部,办理火化工作。

“我的性格是工作的时候能做一些帮助到别人的事,就会觉得很快乐。”

——每年清明和冬至,李莉为逝者报名海葬的家属登记、办理,再交代整个流程。

曾经转行一年,又回到殡葬行业

2008年入读重庆市城市管理职业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时,全班只有不到50人,大家的原因非常一致——好找工作。大一暑假,是李莉首次在殡仪馆实习。在火化车间第一次见到遗体,李莉不觉得害怕。“几乎没有什么异样”

2011年毕业后,李莉来到了当地的殡仪服务单位工作,担任遗像处理、讣告类的文职工作。2013年,家里人直言在这个行业工作名声不太好。

“说不好找对象,而且也觉得忌讳吧,就不让我做了。”

在其他行业干了一年之后

李莉又转身回到了殡葬行业

直到2018年考入深圳市殡仪馆,负责骨灰寄存。其服务的内容包括深圳市民的骨灰或者外地火化的遗体,子女想把父母的骨灰寄存在深圳市殡仪馆的,李莉都需要负责管理。

由于已经走到火化最后一步了,家属的情绪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但半年前,李莉调到了业务部,工作变成了办理火化,面对情绪不好的家属就成为了常态。

遇到情绪不好的家属耐心疏导

一些家属由于亲人刚刚过世,前来办理火化手续,会遇到证件没带齐的情况,李莉无法正常办理火化,却经常会被家属误会是李莉故意刁难人。

并非自己的过错却要遭遇负面情绪,但李莉却能做到耐心解释。李莉说起话来却非常软绵。

此外,每年两次海葬,李莉都会参与。“我的性格是工作的时候能做一些帮助到别人的事,就会觉得很快乐。”比起平日里的火化业务,海葬大多是逝者生前的遗愿。在李莉心里,自己的每一次参与都是在帮助逝者完成遗愿。“这种感觉特别好。”

喜欢网上交友,只说是做普通工作

从重庆到深圳,中途离开过再回来,李莉在殡葬行业断断续续也干了6年的时间。家人从最初的反对,到现在的释然也让李莉更放心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重新选还是会选择这个行业。”

李莉说,自己是一个坐着都不会无聊的人。上网、玩游戏、听歌、看电影是她打发闲暇时光的好办法,但来到深圳快一年了,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圈却几乎和起初无异。

刚踏入这个行业时,李莉也曾坦诚介绍自己的工作,但尴尬却时有发生。

“最常见的是别人都不敢跟你握手。原本是挨着坐的,他去个洗手间回来就不坐这儿了。”

李莉说,曾有同事在地铁上,跟家属打电话交代火化流程,结果面前的人全都散了。“他站着的那片会直接空出来。”

久而久之,李莉学乖了。“比如你平时上网聊天、出去认识谁,也不太愿意说自己是干什么的。因为你接触到介意的人越来越多了,可能你自己觉得没关系,但是对方觉得很介意,所以还是不说比较好。”

虽然现实情况对社交有影响,但李莉表示自己的交友观依然不变。现实生活的交友圈受限,让这个90后重庆姑娘喜欢结交网友。

“还是想交朋友的,只是我对未来的状态比较佛系吧,无所谓什么时候找到男朋友。即便在网上,我也只会说自己是普通工作,在深圳的话基本是和同事打交道比较多一点。”

相比于小李和李莉的“一线岗位”

下面这位95后殓葬师

在殡仪馆的工作显得更为特别

张睿(化名)

直面生者悲恸,倾听逝者往事

张睿

曾协助制作花圈,现担任礼堂司仪

24岁,四川省巴中市人。毕业于长沙市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2018年毕业后,他进入市殡仪馆工作,在花圈部协助制作花圈。半年后他到司仪部工作。

“在接过遗体的那一刻,我知道最后一程需要我们来陪他走完。”

——张睿回忆第一次工作经历

早晨8点多,张睿(化名)出现在了告别厅里。横幅竖联、花圈上的挽联,张睿一一处理好,再将逝者的名字挂上,签到桌、凳子逐个拉到厅外。“有没有确认过遗体?遗体有没有化妆、洗身、穿衣?”

随后

张睿开始和家属对接开会流程

当这些流程结束后

张睿的司仪工作才正式开始

曾在花圈部学习花艺制作

在宣布追悼会开始后,张睿逐一介绍参加追悼会嘉宾,再介绍送来花圈和挽联的单位和来宾,对因故不能参加追悼会而采用其他方式表示哀悼的情况也要一并加以说明。作为殡葬司仪,张睿需要把控追悼会的节奏。

2015年,入读湖南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的张睿因为好奇选择了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虽然家人起初不支持,但看到张睿明确的态度后也没有再干涉过。

第一次跟着运输部的师傅出去接遗体

面对的是一个打胎的小婴儿

“我把小孩儿接出来时,一开始很好奇也有点紧张,但是看到之后觉得比较可怜。在接过遗体的那一刻,我知道最后一程需要我们来陪他走完。”

自大一起,每年清明张睿都会来深圳市殡仪馆实习。对行业的印象从最初的神秘,也变为了如今的敬畏。

2018年,张睿进入市殡仪馆后在花圈部工作。作为二线服务部门,张睿的任务是协助制作花圈。花艺在殡葬行业中也有着颇重的分量,日本、台湾的花艺制作技巧让张睿看花了眼。

事实上,除了花圈外,一些客户也会要求制作鲜花门帘。“需要6个人同时做3个小时才能完成。”香槟玫瑰、菊花等鲜花经由花艺师的手插上去之后,既要显得肃穆又不失敬意。

忙的时候一天主持四五场

在花圈部待了一段时间后,凭借俊朗的外表,张睿转战司仪部。“忙的时候一天要主持四五场。”固定的开会流程,时间却无法固定。遇到情绪崩溃的家属,张睿会过去扶一把。“我们把流程走完,一会儿我们有时间再和亲人说说话。”

通过主持追悼会,张睿对于逝者有着比其他岗位同事更清晰的认识。面对亲属的不舍,他既不能陷入其中,又不能显得冷酷无情。

对于社会的世俗眼光,直面遗体似乎更需要勇气。但张睿坦言,司仪做得多了,自己更向往一线岗位。所谓一线岗位,指的是接运、化妆和火化。

95后爱打游戏、唱歌

日前,网上一份《假装95后指南》中,撸狗吸猫成为95后的人设之一。张睿也养了一只宠物狗,遛狗、打游戏、唱歌填满了他的闲暇生活。

自打选择了这份职业后,对社交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你出去玩儿,人家问你做什么工作的,你不可能说是殡仪馆。”张睿对外唯有宣称自己在民政局下属单位工作,以避免被排斥。

刚参加工作不久,张睿直言自己还处于学习的状态。父母虽不表达抗拒,但也偶尔建议张睿换份工作。由于行业就业面狭窄,想要跳槽需要很长的过渡时间,“对我们来说太困难了。”作为生命的摆渡人,每天的工作严肃而庄重。

或许是因为年轻

或许是因为守护着最后一程

这批90后殡葬师

身上流露着共同特点——佛系

“可能是我们见得多了,比同龄人的感悟会多一点,自然看得也就淡了。”

*你有什么看法,欢迎给我们留言~*



打印
【相关报道】

版权所有、主办:一零一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十区33号楼
邮编:100070 电话:(010)63706758-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