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一零一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荟萃

垄断当地殡葬业8年 交警队长的手何以能伸这么长

来源:   时间:

  干部违纪问题的通报,往往是一张“问题的清单”。而近日黑龙江纪委监委网站通报的一起案例,所反映出来的问题稍显特别。

  2018年8月,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纪委监委,对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公安交巡警大队原副大队长孙金堂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审查调查发现,孙金堂通过伪造个人档案虚构干部身份,一步步成为当地交巡警大队副大队长。2010年6月,又通过虚假招商、虚假验资,实际控制经营加格达奇圣和殡仪服务有限公司和青龙山公墓。

  所谓“特别”,就是孙金堂的所为直接指向了“死不起”的话题。当地媒体提到,在当地,提起“孙三儿”(孙金堂的诨名)和他经营的圣和殡仪馆,民众的骂声就不绝于耳。

  而据通报,2010年至2018年,孙金堂对圣和殡仪馆实行垄断经营,任意定价,肆意收费,并绝对禁止一切殡葬用品外带。比如,一天的停尸费有的高达500元;市场价三四十元的花圈在圣和殡仪馆能卖到360元……据查,从2012年开始到案发前,仅卖墓穴一项,孙金堂就敛财4000多万元。

  看到这个通报,不少人的第一疑问可能是,孙金堂作为当地交巡警大队副大队长,到底是如何光明正大地参与到殡仪服务经营的?

  通报中,孙金堂的多个问题中,其中一项就是违反廉洁纪律,违规经商办企业,从事营利活动。目前,孙金堂落马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当然大快人心,但是,从2010年至被调查前的8年时间里,孙金堂在当地殡葬行业大搞垄断,引发民怨,应该颇不低调,为何未能引起及时的重视,应有反思。

  当然,更值得关注的是,殡葬服务的市场空间在个别地方可能被公权力机构的“内部人”占领的现象,这不容忽视。  

      早在2004年,殡葬业部分环节就开始向市场放开,允许民资进入。但是新京报此前报道,行业封闭、家族化经营、有限开放依旧是殡葬业不合理现象的来源。比如,在土地供应、经营资质方面,都需要经过严格的层层审批。这一方面说明民资的进入门槛不低,另一方面也让那些拥有“公权力”背景的力量最可能“捷足先登”。

      

  这方面,孙金堂就是一个值得剖析的样本。如办案人员在调查中就发现,一些金融、林业等部门的干部和公职人员也一同涉案。如该区工商银行原行长刘海龙,违规为孙金堂出具800万元的虚假验资报告,帮助圣和殡仪服务有限公司注册成功;林业局资源科原副科长李忠泽,为孙金堂违法占用12亩农业用地修建墓地出售牟利提供帮助。

  资本、用地,都是民资在进入殡葬服务业需要跨过的硬杠杠。但孙金堂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关系网”,轻松打通了民资难以通过的关卡。这实际是值得警惕的一种隐性的“行政垄断”。

  殡葬业的市场化改革,本意是要通过引入民资,靠市场机制来消解过往完全由公办垄断的弊端。但从孙金堂的案例看,如何放开,如何设置门槛,将规则、程序、边界明确化,非常关键。

  如果不能规避行政权力越界、乱伸手的惯性,不能对公权力逐利扎紧藩篱,市场改革便很有可能异化为个别“内部人”的利益狂欢,加剧相关领域的腐败风险,孙金堂就是一个例子。让行政的归行政,让市场的归市场,首先还是得管住权力之手,否则,也就难有真正的市场可言。

 


打印
【相关报道】

版权所有、主办:一零一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十区33号楼
邮编:100070 电话:(010)63706758-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