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一零一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荟萃

殡葬系统唯一的女接尸员——记铜川市殡葬管理处毛洁

来源:   时间:

不但从事了别人不愿干的殡葬工作,而且还是全省殡葬系统唯一接运遗体的女员工;不仅热爱殡葬管理工作,而且还干的有声有色,工作不到两年,就已经被党组织确定为入党积极分子。她,就是铜川市殡葬管理处遗体接运员毛洁。

今年36岁的毛洁,2018年底离开陕西省崔家沟,到了铜川市殡葬管理处,开上了殡仪车,成为殡葬管理处的一名遗体接运员。

半年后,毛洁遇到了她至今难以忘记的一件事。2019年7月的一天,她开着殡仪车到铜川北市区的川口兰公房去接遗体,打开门,一股恶臭味扑面而来,遗体躺在院子门口......。逝者是住在平房里的独居老人,死亡后人们发现晚,加之天热,导致遗体高度腐烂。毛洁说,可能是由于心理作用,事后的三、四天时间里,她都感觉自己身上有股恶臭味,一吃饭就想呕吐。毛洁说,在接运遗尸体中什么问题都可能碰到,既然从事了这份工作,就要尽快适应,坦然面对。现在,她已经“老练”多了,在接遗体过程中,不论遇上任何困难,都会应对自如,再也不会“手忙脚乱”了。

今年疫情期间,在她身上还发生了一件亲生母亲认不出女儿的有趣事。疫情期间,小区封闭,由于工作太忙,毛洁一段时间顾不上给爸爸妈妈买菜。有一天,毛洁的妈妈拿着小区出入卡到超市去买菜,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全副武装”的毛洁出外工作时恰好看到了母亲,她接遗体返回时正巧又碰到拎着菜回家的母亲,她停下车把窗玻璃摇下来,说了句“记着回家洗手”,就开车往单位赶。晚上回到家,母亲对毛洁说“防疫部门的人真好,在车上叮嘱我回家要洗手”,毛洁说道:“妈妈,那是我呀,你没认出来?”。妈妈心疼地说“你包的那么严,我没认出来是你,也听不出来你的声音”。

毛洁谈起这件事时,情绪有点激动,言语中流露出充对父母和孩子的愧疚。疫情期间,她作为逆行者,和往常不一样的就是工作时要“全副武装”,回来后还要对殡仪车进行仔细消毒,每个环节都不能漏过,工作量比过去增加了许多,困难也比想象中的更加严重,照顾父母和孩子的时间太少了。“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只要丧属满意,我们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难也值”。

毛洁虽说是一名女性遗体接运员,但她一点也不比男同伴干的差,特别能吃苦的她,工作中没有一点怨言。就在笔者11月19日采访她的那天下午,她才从新区送完材料回到的单位。那天中午,毛洁十一点半刚下班,就接到了去川口接运遗体的电话,中午遇上下班高峰,到了单位已经是十二点半了,刚停了一会又开车去矿医院接遗体,到了下午一点二十,中午饭还没有顾上吃的她急急忙忙吃了一包方便面后,又开车到新区送材料。毛洁说,每天都是这样忙碌,中午基本不回家。2019年2月的一天中午刚回家,妈妈已经做好了饭,刚端起饭碗,电话又响了,她顾不上吃饭,放下碗筷,坐出租车到单位,开上殡仪车又去铜川新区接运遗体。

刚到殡葬管理处时,毛洁连续值了三个月夜班,每天晚上哄2岁的儿子睡着后,七、八点坐出租车到单位值班,第二天照常上班。有次,一连三天三夜都有任务,晚上接到电话,马上就出车接遗体,一干就到天明,那几天,没有睡过囫囵觉。“我们给群众承诺一天24小时都有人值班,全年365天不休息,大年三十有人打电话也要去。承诺了就要兑现,要让逝者走的有尊严,让生者得到安慰和满意,是我们殡葬人的为民情怀”,毛洁说。



打印
【相关报道】

版权所有、主办:一零一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十区33号楼
邮编:100070 电话:(010)63706758-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