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一零一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荟萃

第一位走进中南海的殡葬女工

来源:   时间:

——记湖南省湘潭市殡仪馆副馆长申知

环球殡葬报 鲍元

   “我叫申知,今年41岁,来自毛主席的故乡——湖南湘潭,是湘潭市殡仪馆的一名职工”。

2014年3月26日下午,在首都北京中南海,国务院“贯彻两办意见、推动殡葬改革座谈会”上,一位端庄秀气、落落大方的“湘妹子”应邀即席发言,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所遇所感,打动了参会的国务委员王勇及所有人员。她就是从业21年的湘潭殡仪馆副馆长申知。

殡仪馆迎来了首位大学生

如果说大学生就业殡仪馆,现在都习以为常。假若时光倒流20年的话,那可就是新鲜事了,更何况她是位毕业于广州大学中文系的优秀生。

1993年,20岁的申知从广州大学毕业后,先在一家外企工作。1994年,因作为家中的独生女,身为老民政的父亲,动员她回家乡报考湘潭市殡仪馆。尽管她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回来了考上了,并且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同单位签订了5年的劳动合同。

进馆初期,也许是领导为了考验和磨练我这个娇滴滴的大学生,给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接运遗体。回想当年的那个第一次,至今还为当时对遗体的恐惧、厌恶而脸红。那天晚上十二点,当班的她被同事叫醒外出接运遗体。她硬着头皮去了。爬上五楼,遗体是位老太太,骷髅一样的脸,张开的大嘴,隆起的腹部,阴森而恐怖,差一点把她吓晕。当时该馆的遗体搬运工具是用木匣子抬。同事指挥木在那里的我和他一起将遗体装进了木匣子,接着从五楼抬到一楼。抬木匣子已经是她所能承受的最大重量,加之狭窄的楼道、打颤的双腿,整整搞了半个小时,当把木匣子装上车,她瘫在了地上。第二天醒来,她恶心呕吐,几天粒米未进,晚上噩梦连连,不能入睡。怎么办?她的思想陷入了激烈的斗争之中。就在她彷徨犹豫之时,馆领导、同事向她伸出了温暖的手,特别是该馆的省劳模赵师傅数次找她谈心,告诉她: “你的感受几乎每个殡葬人都要经历过。当初,我比你的反应还厉害。咬咬牙,闯过第一关就好了。”她想也是,他们能挺过来,我为什么不行?本来就不服输的她留了下来,不仅留了下来,还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认识到了殡葬事业的神圣和殡葬人的崇高。

合同期5年过去了,她没有选择离开;10年过去了,20年过去了,她仍然没有离开,而且越干越出彩:从接运工到工会主席直至副馆长;作为行业内的佼佼者,一步步从湘潭到长沙走进中南海!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殡葬人用自己的小善,累起了社会的厚德,赢得了人们的尊重”。

三十六行之外的状元

如果把殡仪馆的所有行当归并为三十六行,那么在20年里,她除了火化工没有做过,其他的三十五全都做过。

到了遗体整容岗位,搞了大半辈子的黄大姐对她说: “妹子,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给逝者以尊严、给生者以安慰。亲友们看到逝者的最后一面,是他们永恒的记忆,如果我们整不好,搞得面目可憎,那将是亲人们一辈子的痛。”她记住了大姐的话。除了跟着师傅们学,她还自学了人体解剖学,色彩学和化妆整容技术。一次,丧户要求她们对被交通事故压碎了头部、少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的逝者,大致整出生前的样子。尽管难度很大,但为了不负丧户所托,她和同事对照逝者生前的照片,研究了整容方案,重新做了头,安上了用硬凡士林制作的挺拔的鼻子,装上了假肢,使逝者栩栩如生。当亲属看到逝者时,夸她们堪比医学美容师,并主动要多付一千元以表达谢意,但被她们婉拒了。

用爱心温暖客户的心

二十年的殡葬生涯教育使她认识到:殡葬人要自尊。这些年来,她被同学、朋友、甚至是跳舞的舞伴敬而远之的事一直没断过,她还亲耳听到买房子的人说: “买房子千万不要和火葬场的人搞到一起,晦气,不吉利。”面对这些偏见、歧视,她从不放在心上,朋友、同学不是不欢迎她参加他们的喜事、聚会么?不是不想在节假日接纳我的串门么?那么,好!我落个清静,把大量的时间用于读书和钻研殡葬业务。正是少了应酬,她又多了湖南省委党校和中央党校两个行政管理专业的本科文凭。平时,她和殡仪馆的同事们结成兄弟姐妹,每一天都在自信自尊中生活得很愉快。

曾经有一个趾高气扬的少妇,在她家的丧事中,对她吆五喝六、横挑鼻子竖挑眼,她坚持职业操守,以其精湛的手艺和服务,圆满完成了客户的要求。一次,申知在街上打车回殡仪馆,被驾着宝马轿车的她看见了,便立即停下车来,招呼我: “妹妹,快上来,这个时候打不到车,我送你。”当时,她很感动。作为殡葬人还图什么呢?丧户的理解、尊重,不就是最高的奖赏吗! 2014年3月30日环球殡葬报



打印
【相关报道】

版权所有、主办:一零一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十区33号楼
邮编:100070 电话:(010)63706758-6269